中國戲劇以傳承聯通當下與未來-中國文明網
  • <output id="kkg1d"><track id="kkg1d"></track></output>

    <tr id="kkg1d"><track id="kkg1d"></track></tr>

    中國戲劇以傳承聯通當下與未來
    發表時間:2023-11-22 來源:光明日報
    字體:
    打?。?/a>

      在俄羅斯,很多劇院還在排演100多年前契訶夫的作品,戲劇學院一個學期“啃”一部《海鷗》是常態;在英國,戲劇學院不同年級爭相排演莎士比亞,傳統戲劇不僅至今老少皆宜,而且還成功走出國門,成為亮麗的國家名片;在希臘,享譽世界的戲劇大師特佐普羅斯讓古希臘悲劇插上民族化和風格化的翅膀,強烈的古希臘文化基因撲面而來……

      縱覽世界戲劇發展史,每一部經典的背后都有飽含民族文化基因的傳統,而今天,很多國家的戲劇藝術更是都在各自的文化傳統上生根發芽。

      凝視中國戲劇,古老文明帶來的戲劇文化的豐富寶藏更值得開采。如何立足中國,放眼世界,博采眾長,在優秀傳統文化基礎上構建屬于中國自己的演劇體系,是時代賦予我們的歷史使命。

      從優秀傳統文化中提煉民族精神

      受《千里江山圖》的啟發,舞蹈詩劇《只此青綠》走進畫家王希孟的世界。從靜態的畫到動態的舞,不僅是跨越時空的藝術交融,更是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的一次形象展示。

      傳承數百年的詠春拳,已有千年歷史的香云紗……原創舞劇《詠春》通過武術與舞蹈的碰撞、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與嶺南民俗文化的創新融合,實現了傳統與現代的完美對接。

      近年來,這些爆款作品展示的不僅是驚艷神州的高超舞臺藝術,更凸顯了中華民族文化基因,展示出千年文化的深厚底蘊。它們火爆的背后,是中國文化自信的覺醒。

      一部經典之所以在舞臺上光彩照人,是因為背后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在滋養。離開了滋養的土地,難免水土不服。在當今戲劇舞臺上,經典作品因為翻譯不當而陷入尷尬境地的案例比比皆是。契訶夫明確說自己的劇本是喜劇,但中國版契訶夫劇目不同程度都帶有悲劇色彩。悲與喜,演員從技術角度可以達到,但是在文化認同、民族特性層面,卻各有理解。

      20世紀50年代蘇聯專家來中央戲劇學院授課,這是中國話劇史上唯一一次近距離學習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的實踐。蘇聯專家提出要完全按照斯氏體系排演當時中央戲劇學院院長歐陽予倩的《桃花扇》,但尷尬的是,演出時觀眾不太接受,認為舞臺上展現的不是中國人的生活。

      歐陽予倩當時立下心愿,話劇一定要走本民族道路,“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創造最新、最美的戲劇藝術”。

      歐陽予倩的心愿也是當代戲劇工作者面臨的時代命題。要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要厘清文化認同的課題,從民族文化的源頭和本根出發,從五千年燦爛的文化傳承滋養當中去挖掘戲劇藝術發展的文化根基,從傳統文化當中提煉民族精神。

      著名表演藝術家石揮被觀眾加冕了“話劇之王”和“電影之王”兩個王冠,但他從來沒有系統學習過西方成熟的演劇課程,他的學習對象就是“天橋的藝人加上國粹京劇大師”。

      從優秀傳統舞臺藝術中汲取有機營養

      20世紀50年代,以歐陽予倩、焦菊隱為代表的戲劇家率先提出了系統研究建立“我們的體系”的倡議,孜孜不倦地進行民族化演劇的探索。盡管由于種種原因沒有進行下去,關于“中國演劇體系”的探索與實踐,仍舊是中國話劇發展歷史進程中尋求自我突破、確立民族文化主體性、打破瓶頸束縛尋找正確發展方向的重要舉措。

      戲劇前輩們的一次次藝術探索證明,探討中國演劇體系的前提與要義是尊重民族的主體性。中國戲劇藝術有著深厚歷史積淀,構建中國演劇體系要立足本體,一定要向中國傳統舞臺表演藝術——戲曲、曲藝學習。

      被看作是世界舞臺表演藝術巔峰的戲曲,包含文學、音樂、舞蹈、美術、武術、雜技以及表演藝術各種元素,為后來的現代戲劇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被稱為“中華傳統藝術中的瑰寶”的曲藝,在傳統的舞臺表演藝術當中對話劇和影視演員的訓練與培養,作用同樣不可替代。對于當今戲劇的傳承和發展,這些都是取之不盡的藝術寶藏。比如經典劇目《茶館》中的“大傻楊”就是打著竹板兒,拎著鈴鐺串場的,他口中的喜歌數來寶就是流行于中國北方的傳統曲藝,是當年街頭藝人“討生活”的一種方式,十分接地氣;比如《天下第一樓》中林連昆扮演的堂頭兒常貴“報菜名”一段風靡一時,其實就是吸收了傳統相聲的精華;在徐曉鐘導演的《桑樹坪紀事》中多次用到戲曲元素,比如演員的打斗,人與牛的交流,都是戲曲化的處理,其中的臺詞也都是有韻有調。很多中國經典劇目都把臺詞說出了音樂節奏感,高低快慢、抑揚頓挫、輕重緩急,做到了“說的比唱的還好聽”,這些都是戲劇藝術向傳統戲曲和曲藝學習的成果。

      戲曲是中國傳統審美文化孕育出的一道亮麗景觀,作為唯一一個有著數千年史前史、800年興盛史、300個聲腔劇種和5萬個劇目累積量、覆蓋城市鄉村遼闊幅員和十幾億民眾、生生不息繁衍至今的舞臺藝術門類,它成為人類三大古老戲劇樣式(古希臘悲喜劇、印度梵劇、戲曲)的唯一存活體,擁有世界文化名人關漢卿、與莎士比亞齊名的劇作家湯顯祖、世界三大愛情經典劇作之一《西廂記》(與《沙恭達羅》《羅密歐與朱麗葉》并稱),其舞臺綜合性發展到精湛的地步,其美學原則使之成為人類寫意型藝術的典型代表,因此以自身的獨特與豐富,自立于世界藝術之林。

      戲曲演員的專業基本功“唱、念、做、打”“四功五法”等表演技術技巧,在世界范圍已被公認達到了舞臺表演藝術的高峰。中國戲曲的內容表達也能最大限度上被海內外觀眾接納,如被最多表現的才子佳人戲、人倫綱常戲代表著追求圓滿和道德完美的精神需求,這讓很多戲曲經典劇目都在海外長演不衰,比如昆曲《牡丹亭》等。

      而在國內,中國戲曲已經成為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參與到中華民族性格的塑造中,也成為中華民族重要的藝術標識。

      戲劇藝術在中國化的進程中不光要繼承傳統舞臺藝術的美學和技法,更要在中華傳統哲學思想中尋找安身立命的精神皈依?;貧w傳統,才是當下戲劇藝術健康發展的頂層思考。

      科技賦能與人才培養為戲劇傳承插上翅膀

      戲劇傳承如今被高科技賦能,猶如插上了飛翔的翅膀。通過數字技術,26歲正值藝術黃金期的京劇大師梅蘭芳重現舞臺,一系列經典也隨之“活”起來。2021年10月,外貌、形體、語音、表演等各方面都接近真人的“梅蘭芳孿生數字人”,作為全國首個高精度京劇數字人驚現北京梅蘭芳大劇院,讓現代觀眾得以目睹一代京劇大師的風采。這既體現了對大師的敬畏,同時也為戲劇傳承推開了又一扇窗戶。

      在科技迅猛發展的21世紀,傳統戲劇藝術如何“與時偕行”,如何在科技快速迭代的語境下與其并肩發展?這是必須考慮的問題??v觀2000多年戲劇發展史,每一次科技革命,戲劇藝術都會隨之發生一次深刻變革,而今天借力于對科技與藝術融合的探索,戲劇藝術正煥發出勃勃生機,經典傳承也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今天,戲劇作為綜合藝術為智能科技提供了標準的情感數據和算法依據,而數字藝術科技卻為數字戲劇創造優秀的“高峰”作品提供支撐。無論是線上演播,還是線下演出,抑或雙演融合,數字藝術科技彌補了演出呈現的不足,擴大了觀眾數量,也拓展了戲劇藝術的內涵和外延。

      新時代的經典傳承,除了高科技的助力,專業人才的培養也是關鍵。中戲傳統戲劇數字化高精尖中心和院外著名科研單位聯合招收戲劇人工智能的博士已經探索五年,而設立數字戲劇系,旨在圍繞數字時代信息科技、智能科技在戲劇藝術領域的集成應用先行先試,努力培養文理兼備的跨學科復合型人才也是大膽的嘗試。

      近年來,很多院校都主動走出了象牙塔,走向產學研一體化的道路,《萬水朝東》《風云兒女》《背篼里的春天》《聽故事·見江西》《八女投江》等大型舞臺劇都是由青年教師帶領學生們完成的。師生同臺傳承文脈,在“繼承魯藝傳統,抓好學科建設,講好中國故事”的藝術創作實踐中,有數字技術加持,中國演劇體系的構建必將呈現新的風貌。(郝戎,中央戲劇學院院長、中國文聯特約研究員)

    【責任編輯:黃舒雅】
    欧美一级欧美三级在线观看,欧美一级特黄AAA大片在线观看,免费观看一级特黄欧美大片,美国特级A毛片免费网站
  • <output id="kkg1d"><track id="kkg1d"></track></output>

    <tr id="kkg1d"><track id="kkg1d"></track></tr>